<span id="vpxvt"><video id="vpxvt"><strike id="vpxvt"></strike></video></span>
<span id="vpxvt"><video id="vpxvt"><strike id="vpxvt"></strike></video></span>
<span id="vpxvt"><video id="vpxvt"><strike id="vpxvt"></strike></video></span>
<span id="vpxvt"></span>
<span id="vpxvt"><video id="vpxvt"></video></span>
<span id="vpxvt"></span>
<span id="vpxvt"><video id="vpxvt"><strike id="vpxvt"></strike></video></span>
<span id="vpxvt"><dl id="vpxvt"><strike id="vpxvt"></strike></dl></span>
<strike id="vpxvt"><video id="vpxvt"></video></strike>
<strike id="vpxvt"><video id="vpxvt"></video></strike><span id="vpxvt"><dl id="vpxvt"><ruby id="vpxvt"></ruby></dl></span>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下课之后
下课之后
同学们好!”我像每天一样先和学生们微笑著打了个招呼,“老师好!”学生们也微笑著回应我,之後便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讲台上的我,穿著整洁的白衬衫,米色的西装裙,将一头妩媚的卷发随意的盘在了脑後,干练中又不失柔美,在我的学生们眼中我一直是一个言语风趣,思想超前的美女老师。

  “好,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同学们还有什麽问题吗?#20426;?#27599;次讲完课後我都会习惯X的这样问上一句,给有疑问的学生提出问题的机会,但在这个汇集了全国各地尖子生的高校,多数时候是没有人提问的。

  今天也一样,当我说完这句话後,教室便响起了学生收拾课本的声音,我也拿起书本准备回办公室,但这时,教室的最後一排却响起了一个不急不缓的声音,“老师,G据你刚才讲的相对论内容,我们是否有穿越时光隧道的可能呢?#20426;?#35805;音过後便从最後一排站起了一个身穿白色休闲服的男生,霎时,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那个阳光般耀眼的人。

  在所有人的倒吸气?#26657;?#25105;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俊美非常,气宇轩昂,午後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耀在他的白色衣服上,让他看?#20808;?#20687;坠落人间的天使一样圣洁美丽,所有人都被这男孩的美丽震慑住了。

  但他看向我的眼神却让我的脊背一阵阵发凉,而我却不可以在这麽多学生的面前表现失态,於是我强挤出一丝笑容说:“这位同学提出的问题其实很多科学家也在讨论,但仍没有一个?#38750;?#30340;结果,科学家们也都各执己见,所以我现在也无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

  “那老师你觉?#23194;兀俊?#30007;生声音清朗的继续问道,“呃……我自己的想法是穿越时空不太可能,因为有很多的客观因素制约。”我尽量让自己语气听上没有异常,而就在我说完这句话时下课铃响了起来,我松了一口气似的说:“好,同学们下课。”

  但还没等学生们动身,那个清朗的声音又响起,“老师,我还有其他问题。”此时男生看?#20808;?#30495;就像个好学的学生,就像五年前一样,这让我的神智有一瞬间的恍惚,而这时教室里的学生们都看?#19997;?#20182;又看?#19997;?#25105;,都在?#21364;?#33879;我的回答。

  我只好硬著头皮说:“那好,这位同学你留下,其他同学下课。”

  “老师再见!”其他学生?#33216;?#36947;完再见後都纷纷走了出教室,只有耿程嘴角擒著邪魅的笑容一?#35762;?#32531;慢而优雅地向讲台上的我?#21571;礎?br />
  我不得不承认耿程即使是这样随意的穿著,也无法掩盖住他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只是现在我眼里的他更像一个有著天使外表的恶魔。

  他走到我身边,从背後拿出一本书,手上点著一道极其复杂的计算题,轻声说:“老师,这道题我不会。”说著还故意贴近我的脸庞,像是与我一起讨论问题,实际则是在我耳边?#29992;?#22320;呵著热气。

  我看著其他学生都走出了教室,转头瞪他,没好气的问:“你怎麽会在这儿?你不是在英国读书吗?#20426;?br />
  耿程转了一下清透却邪魅的眸子,勾唇一笑,让我不禁又?#34892;?#24653;惚,这是耿程习惯X的表情,五年前就是因为他的这个表情我才会在众多的学生中一眼便注意到了他。

  见我走神,耿程居然轻咬了下我小巧的耳垂,我恍然回神又?#19978;?#20182;,他仍然笑望著我,又贴向我的耳边,“老师,我已经办了转学?#20013;?#19981;会回英国了,所以,我又做老师的学生了,老师,你开心吗?以後我们就可以想‘做’就什麽就‘做’什麽了。”这个变态,居然每次在说到?#30333;觥?#23383;时都用下身撞一下我的臀部,而隔著薄薄的布料,我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欲望已经坚硬如铁。

  “你做什麽?#20426;?#25105;?#34892;?#24908;神,忙抽身离开他,而後警惕的看著他,但他却没有扑过来,仍然将一只手支在讲台上,面向著我轻柔的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想‘做’什麽就‘做’什麽。

  “你……”我被他厚颜无耻的态度气的说不出话,他却极其的自然又点了点刚?#25293;?#36947;题,重复的说:“老师,这道题我不会。”

  其实我很想说我也不会,然後好尽快脱离他的纠缠,但似乎这不太可能,於是我只好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快速写著答案,想著尽快解完好离开这里,但耿程却突然从身後环抱住了我的身体,并且薄?#35282;崳巧?#20102;我敏感的?#26412;保?#21452;手也隔著X衣轻揉我的双R。

  我没有?#32431;梗?#22240;为我知道此时我的?#32431;笹本不会起任何作用,只会令他更?#26377;?#22859;罢了,於是我没有理会他的挑逗只是加快了手上写字的速度,谁知我加快了手上动作的同时,身体也随著轻轻的摆动了起来,这让我被西装裙包裹的圆润臀部也在他的炙热?#20384;?#22238;摩擦了起来。

  耿程闷哼一声,欲望又胀大了几分,我意识到这一点时,连忙停笔不?#20197;?#21160;,而耿程似乎已经动情,在我?#26412;?#19978;的轻吻已经变成了吮吸,并且双手从我X部移下,一路滑到了我挺翘浑圆的臀瓣上,色情的抚M著,揉捏著,?#27426;?#26102;,我的身後便传出了拉开拉链的声音。

  意识到他要做什麽,我急了,一把按住他的手,不敢置信的望著他,“你疯了?这里是教室!”

  他却仍是勾唇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那又怎样?#20426;?br />
  那又怎样?他说的是那又怎样吗?#35838;矣行?#19981;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

  在我不解的目光?#26657;?#32831;程却像想起了什麽似的“啊”了一声,然後说:“对了,老师,我刚才忘了说,我们不但要想‘做’什麽就‘做’什麽,而?#19968;?#35201;想在哪‘做’就在哪‘做’。”

  我一时间真的?#34892;?#26080;法跟上他思维,难道他要在这里……“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这里是教室!?#24039;?#35838;的地方!”我被他气得忘记?#19997;?#21046;说话的音量,声音陡然提高了许多。

  “嘘……”耿程眯起眼睛将白皙修长的食指放在淡粉色的唇瓣上轻嘘了一声,那样子说不出的X?#26657;?#32769;师,你小声一点,你想让全系的同学都来当我们的观众吗?其?#20498;?#26044;这问题,我是不太介意的……”

  “你闭嘴!”没?#20154;?#35828;完我便厉声制止了他,很怕他再说出什麽让我无法接受的话来,耿程拉起我的手,身体缓慢的靠近,说:“老师,他很想你……”然後便将我的手放在了他的炙热上,碰到了那坚硬的触?#26657;?#25105;像被烫到了般迅速的抽回手,而耿程却突?#35805;?#36807;我的身体让我面向黑板,将我抵在了他和黑板之间,大手更?#24039;?#21040;了下面拉开了我西装裙後面的拉链。

  我用力的挣扎著,奋力的?#32431;梗?#26080;论如?#25105;步?#21463;不了在教室里做这?#36136;?#24773;,但耿程却抱紧我扭动的身体,在我耳边邪恶的说:“老师,你昨天不是刚答应过我什麽都听我的吗?难道才过了一天你就想反悔?呵呵,不过你反悔也?#36824;?#31995;,我不介意在教室里上演一出强暴老师的戏码。”

  他疯了!他真的疯了!他居然说出这麽邪恶疯狂的话,不!不是说出,而是做出!而面对这样疯狂的他,我却只能无力地屈从。

  “老师,我问的问题你还没有解完。”耿程用天真的声音说著,手指却是邪恶的从後面伸进了我的内裤,在我的臀缝间摩擦滑动著。

  我回头对上他认真的眼神,知道他是要故意为难我,我不解出来他绝不会善罢?#24066;藎?#26044;是我只好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继续写著,虽然我尽量不去想耿程在我臀缝中来回抚摩的手,但下体还是不争气地流出了湿滑的爱Y。

  我居然在教室中被我的学生玩弄的有了反应,这个认识让我?#21571;?#30340;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耿程看出我的?#25945;?#36824;故意用力的在我的花瓣间抽C了几下,让我听到他的手指?#33216;?#30340;花瓣纠缠而发出的羞人的声音。

  然後伏在我的耳边Y邪地说:“老师,听见你下面有多湿了吗?你不诚实,明明很想要,却还嘴硬,所以我要?#22836;?#20320;。”突然,耿程将我的内裤向旁边一拉,一个坚硬?#39029;?#28909;的chu长东西就这样挤进了我的双腿间。

  “不要!”我慌张地叫喊著,可是已经晚了,耿程的分身借著爱Y的润滑已经冲进了我的身体里,但却只是进入了一半就被我的甬道紧紧的?#39318; ?br />
  “噢……要命!老师,别夹得这麽紧,我动不了了……”耿程扶著我的胯骨低吼著,“啊……痛……轻一点……”由於站立的姿势和异物突然的入侵使我的花径受到了刺激,所以我的下体夹得格外的紧,这使我们两个人都分外的?#37327;唷?br />
  “乖……放松……让我进去……”耿程边在我耳边说著诱哄的话便用?#26234;?#36731;揉捏著我的臀瓣使我放松,并且提高了我的臀?#31185;?#20351;她向後撅起,好让我们的接触更加紧密,感觉到我一点点地放松下来後,便一举贯入。

  “啊……”

  “啊……”终於结束了难耐的折磨,让我们两个都舒爽的呻吟出声,而耿程便立刻在我的身後开始了重重的?#19981;鰨?#36830;续且有力的顶弄迫使我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动作,用双手撑著黑板,紧咬著嘴唇防止自己因为快感而呻吟出声。

  但耿程见到後却稍稍拉离我与黑板间的距离,轻咬著我的耳垂,“啊……老师,我在看你的答案呢,你继续啊……唔……好紧……”说著,将粉笔送到了我的手上。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我蓦地从快感中惊醒,理智回到我的大脑。

  “有人来了!快停下!放开我!”我低声对耿程说著,紧张得脸色都变得煞白,身子也拼命地扭动,想摆脱耿程紧紧抱住我的双手。

  但耿程却像没听到般,仍然用力的撞著我,强健而有力的双臂也紧紧地抱著我的身体,使我动不了分毫,让我的奋力挣扎显?#23194;?#26679;的柔弱无力。

  而此时,门外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

  “不要!耿程,快停下!别让我恨你……”我急得都要流下眼泪了,更加拼命的扭动著身体想要挣扎出来,而耿程的下身却紧紧的贴住了我的臀部,随著我的挣扎一起晃动了起来,这让他的chu长更加的深入了我的身体,同时也更加的激起了他的欲望。

  他停下了动作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老师,你到底是在拒绝我还是在勾引我啊?#20426;?#28982;後抱著我转过身,让我面对著门口,但chu长依?#27426;?#22312;我的体内。?这时,教室的门被推开了,外面的人走了进来?我急忙停止了无谓地扭动,努力的使自己站直,将自己?#36824;?#31243;揉皱的的衬衫拉了拉,怕来人看出异样。

  耿程仍然紧贴在我的身後,用身体将我紧紧顶在他与讲桌之间,防止自己的欲望从我体内滑出,而这时来人已经看到了站在讲台上的我们。

  “咦?何老师你还没走啊?#20426;?#26469;人正是我们学院教学楼的清洁阿姨,想必是来锁门的,每天学生下课後她都会?#31383;?#24403;天再没有课的教室锁起来。

  “啊,是啊,这位同学还?#34892;?#38382;题,我给他讲完再走。”我尽量?#30333;?#24179;静地应和著,但自己仍然感觉出声音因为紧张而轻轻的颤抖著。

  听到我的话,清洁阿姨看向了我身後的耿程,又看?#19997;?#20889;了一半答案的黑板,笑著说:“是这样啊,差点把你们锁在教室里,幸好我进?#32431;纯礎!?br />
  看样子她没有起疑?#27169;?#22240;为阶梯教室很大,她站在教室後面的门口,我和耿程站在讲台上,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远,而且这个教室的讲桌又比较高,到我的腰部,所以我们衣衫不整的下身便被挡在了讲桌後面,?#35825;?#20010;角度看?#20808;ィ?#32831;程就像正常的站在了我的身後一样。

  ?#26114;?#21621;,是啊……啊……”我努力地挤出一丝笑继续敷衍著,不让她看出我们的?#27426;裕?#21487;这时耿程却突然在我的身体里缓慢的抽C了起来,引起我身体一阵激烈地颤抖,连最後一个字的尾音也走?#35828;鰲?br />
  我?#36824;?#31243;的举动吓得脸色更?#22253;?#20102;,冷汗从我的额头上留下来,我努力压制著耿程的抽C给我带来的快?#26657;?#24182;且尽量的夹紧双腿不让他有余地再动,但这一?#26657;?#22836;顶却传来了耿程从喉咙里发出的X感的一声低吟,听得我更是脸红心跳,於是我急忙低下头,双手支在讲台上。

  而清洁阿姨也好像发现了我的?#27426;裕?#20851;心的问:?#26114;?#32769;师,你怎麽了?不舒服吗?#20426;?br />
  我不敢抬头看她,怕她发现?#39029;?#32418;的脸色,所以仍然低著头,并用手抚上胃部的位置,艰难的说:“没……事……我……我有点……胃……痛……”我刚说完这句话便听到了耿程因为没忍住而发出的一声极短促的轻笑,而显然清洁阿姨也听到了。

  她开始用疑惑的眼神打?#35838;?#20204;,可能也发现了?#27426;裕?#32769;师生病了正疼得脸色?#22253;祝?#23398;生怎麽可能还在?#20197;擲只?#30340;笑呢,并?#19968;?#26159;在老师面前。

  我被清洁阿姨打量得更加紧张了,紧张得全身的肌R都僵硬了,下身也跟著用力地收缩著,耿程的chu长由於我的收缩变得更加坚硬和巨大,并?#19968;?#22312;我的体内一下下的跳动著。

  这时耿程明显气息不稳的在我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个?#25293;?#21548;到的声音耳语道:“老师,我快被你夹断了……你如果想我帮你的话,最好放松一点……”

  我听到他的话抬头看他,果?#36824;?#31243;正一脸隐忍的表情,额头上也有豆大的汗珠滑落,可我现在紧张的程度,G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所以我只好?#30333;?#24367;腰看讲台上的书,从而打开双腿撅高臀部,让自己的下身放松一点。

  之後我便听到了耿程一如既往的清朗声音,“阿姨,何老师有点胃痛,不过你不用担?#27169;?#31561;老师休息一会儿好点了,我会带老师去校医?#24378;纯?#30340;。”干净清爽的声音听?#20808;?#29305;别?#34892;欧?#21147;。

  “是吗?用不用我帮忙?#20426;?br />
  “不用了,阿姨,您去忙吧,把後门锁上就可以了,一会儿我们走的时候我会帮您?#20122;?#38376;锁上的。”

  “啊,那也好,那你照顾好何老师。”清洁阿姨显然?#24039;?#20449;不疑,不过也难怪,别说清洁阿姨了,就连我都有被他骗了的错觉,但他在我臀部上正在来回?#25105;?#30340;双手却清楚的提醒了我他还是那个恶魔,披著天使外表的恶魔。

  “阿姨再见,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32972;?#24471;漂亮又懂礼貌的孩子谁不喜欢呢,清洁阿姨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添什麽麻?#24120;?#20320;这孩子太客气了,我还要?#24653;?#20320;帮我锁?#25293;兀?#20309;老师,那我走了,你平时要多注意身体啊!”清洁阿姨爽朗的说,“?#24653;?#20320;的关?#27169;?#20877;见……”我稍稍缓过些气息说,清洁阿姨笑著出去後便把後门锁上了,听到了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耿程突然将我的上身压在讲桌上,下身狂猛的抽C了起来。

  可能是刚才压抑了太久,所以现在耿程的抽C异常的凶?#20572;?#32780;我的X部也被紧紧地压在讲桌上,让我?#25307;┍还?#27668;去,只能发出无助的鼻音。

  ?#27426;?#36825;样耿程还是觉得不够,他俯身也将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舔吮著我因为将头发盘起而裸露在外面的白皙?#26412;保?#22068;里含糊地说道:“怎麽了?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咬的我那麽紧……继续咬我啊……啊?咬啊……啊……啊……”

  我的大脑因为缺氧,思维都开始?#34892;?#19981;清楚,G本无暇?#24605;?#20182;说了什麽,只想努力呼吸让自己不至於缺氧而死。

  而耿程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27426;裕?#20572;下了身体的律动,轻声唤了?#20234;?#22768;:“老师?老师……”

  “唔……痛……”我含糊的从口中挤出两个字,“痛?哪里痛?#20426;?br />
  哪里都痛!上身被他压得好痛,腹部被讲?#29702;?#24471;好痛,花径也被他撞得好痛,可他现在这麽趴在我的身上我G本说不出话来告诉他。

  “哎……”耿程看著我紧皱著眉头的样子,轻叹了一口气,然後把我从讲桌上扶起来说:“还真是和以前一样啊……”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说我还和以前一样承受不住他的激情。

  不想纠缠在这个问题上,所以我假装没有听到,而耿程当然不会这麽简单?#22836;?#36807;我,他将我转了个身又压在了黑板上,但这次他将力道控制得很好,并且空出一只?#30452;?#25903;在了黑板上,仅用一只?#30452;?#33879;我,让我和黑板之间保持著?#27426;?#36317;离。

  之後又趴在了我的耳边,呵著热气慢吞吞的说:“老师,我们继续……这道题我还没弄懂呢。”这个变态,?#27426;?#35201;在这个时候让我给他讲题吗?他的思想难道一直还是那麽脱线吗?

  “老……师……”慢吞吞的语气里有著危险的味道,并且下身故意重重的撞了我一下,显然是对我刚刚的走神不满。

  “啊!”我?#36824;?#31243;突然的动作拉回思绪,但?#19997;?#20063;只能极不情愿的拿起粉笔,颤抖著手指,艰难的在黑板上继续写著答案。

  看到我的?#25945;?#19981;用回头我也能感觉到耿程?#19997;?#21767;边?#27426;?#27491;挂著得逞的坏笑看著我,但我已经不想理会这些了,只想快点写完结束这让人难堪的折磨。

  但耿程似乎看穿我的想法一样,用他纤长的手指在我写过的步骤上一点,“老师,这个步骤的跳跃太大了,我看?#27426;!?br />
  看?#27426;浚?#39740;才相信!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耿程有多麽聪明,五年前就是他的聪明让?#39029;?#24778;,而这五年来我更是再没有遇到过像他一样聪明的学生,尤其是在抽象思维能力上,所以他怎麽可能会?#27426;?br />
  我停下手中的笔,转过头瞪著他,而耿程却不说话了,嘴角噙笑的玩味的看著我,并且下身仍然以不紧不慢的速度一下一下的?#19981;?#33879;我的花径,那样?#35825;媸强?#24694;至极,但不可否认的,却也迷人的无可救药。

  怕泄露自己的心事,我急忙又转过头咬牙继续写著,却也听到了从身後传来的闷闷的笑声,终於在我写完最後一步时,听到了耿程的声音,“哦~原来是这样……?#24653;?#20320;,老师……”虽然声音的语调依然正常,但微微的?#36894;?#24050;经泄露了他的情欲,原来隐忍的不只是我自己。

  
?#23601;輟?br />